痛!痛!痛!光天化日之下强拆民房七旬老人被打无处安身

2019-05-04 12:19:00

                    痛!痛!痛!光天化日之下强拆民房七旬老人被打无处安身                    伤!伤!伤!官商勾结黑白颠倒欺压百姓受害人何处诉屈冤在河南省孟津县长华村集街西头,有一所百年老宅,房子虽然不大,但看上去还算结实,而令人担忧的是,房顶上赫然用塑料布覆盖着一个一米左右的大洞!雨季即将来临,居住在房内的两位年近七旬的老人该何处安身 “好端端的房子,被一帮丧心病狂的土匪砸出个大窟窿!年迈体弱的老伴被人拳打脚踢,扇了十几个耳光昏迷不醒!两个侄子跑前跑后去讨要说法,却被派出所强制拘留!唉,我这把老骨头活着还有什么用啊……”提起三个月来接连发生的惨剧,七十岁的许东安老汉就像做了一场噩梦,泣不成声,痛彻心扉……                    光天化日之下强拆民房 噩运降临许家许东安系孟津县城关镇长华村六组村民,膝下无子,只有一女远嫁他乡,好在身边还有两个亲侄许德录和许德涛,跑前跑后照应其生活起居许家在长华村集街西头有老宅一处,面积约90平米由于当时家境困难,此房由县房管所租用,房管所仅缴了一年房租就强行占用几十年来,许家多次讨要房租,房管所分文未付,许家碍于房管所的势力不敢招惹,只能忍气吞声直到2007年房管所搬走,许东安才与老伴入住该房2009年3月,许家听说老街要被人开发,就到县房管局询问有关开发政策,该局领导说:“类似你家这种情况的很多,不要着急,开发商肯定会找你们协商,如协商不通或赔偿不到现有标准,你们可以阻止拆房”许家等了一个多月,也无人上门协商开发老宅一事2009年4月11日至13日,长华村六组村民发现一个异常情况:村民许月先家门口每天都聚集着光头、上身赤裸的男青年,少则四五个,多则十余个,他们抽着帝豪烟,喝茶饮酒,吆五喝六,并扬言:谁要敢阻拦拆集街的房子,马上就废了他!以此向村民示威恐吓村民们搞不明白,房屋开发和这帮痞子有什么关系呢后来大家才弄明白,原来,是村民许月先伙同孟津县检察院检查科一姓谢的领导开发的,因为谢领导公职在身不便出头,所以由许月先先行开道,荡平房屋开发的壁垒!夏季的天空,说变就变,乌云闪电背后是即将来临的风暴4月14日上午,许德录去洛阳办事回来,刚下车就接到其弟许德涛急切的电话:“哥,有人要扒咱家的房!”许德录火速赶到老宅,见围观了很多人,十多个光头、赤膀的陌生男子正在掀墙扒瓦,房顶已被砸开一米左右的大洞,许母及其叔婶哭天喊泪也阻挡不了!许德录赶忙上前阻止,怒问“谁让你们来拆房的”一拆房人说:“这房我已买下,今天非拆不行!”许说:“你如买下把手续拿出来我看看!”拆房人气焰及其张嚣,说:“今天我就没手续,非扒不行,你能怎么着!”许德录肺都要气炸了,说:“如果你们再强行拆房,我今天就和你们拼命!”围观的群众也气不过,纷纷上来阻拦,“凭什么拆人家的房”“光天化日之下强拆民房,还有没有王法”摄于大家的威力,这帮拆房人才灰溜溜的退去,而房屋开发的幕后主使者许月先也悄然离开现场,一场拆房风波暂且平息许家老的老,少的少,只有许德录和许德涛弟兄俩,又生性本分老实,如何不赔钱就轻而易举地拿下这块宝地,踢开房屋开发的这块绊脚石,对呼风唤雨、法力无边的开放商来说好像并不是一件难事!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当月17号上午,许德录骑车到双语学校接孩子路过老宅,发现隔壁邻居孔新春家房已拆,而建在两家中间的和墙也被拆了一米多长!孔带领其妻和亲戚挥锨扬镐,还在继续扒墙许急忙上去阻拦,说“这墙不能扒,我叔和我婶还在这边房里住呢!”然而许哪里知道,往日亲如一家人的邻居已被开发商允诺的优厚开发条件所收买,见许上前阻拦立马反目为仇,率领其妻及众亲戚朋友大打出手许德录人单力薄,无力招架,当即被打得鼻青脸肿,喘不过气来闻讯赶来的弟弟许德涛还未出手就腹背受敌,被人拳打脚踢,推倒在地,孔家人左右开弓,只扇得许德涛眼冒金星,当即昏死过去,被拉到县公疗医院急救后经法医鉴定,许德涛多处软组织损伤,右耳鼓膜穿孔,已造成轻伤                    官匪勾结依仗权势栽赃陷害 行凶者无法无天                     负债累累举步维艰锒铛入狱 受害人无处申冤一场血雨腥风突降许家,使得许家老小痛不欲生,悲愤交加满身是伤的许德涛在医院卧床不起,一躺就是一个月,日益增加的医疗费更使家里捉襟见肘,雪上加霜,迫不得已出了院漫长的等待中,许家多次到公安部门讨要说法,但因对方有人撑腰,打通了公安部门上上下下各个关节的人,许德涛被打一案一拖再拖,迟迟不予立案在此期间,许家不止一次地听到孔家公开收买证人作伪证,声称:谁作证,立马兑现5000元!更让许家感到可恨和可怕的是,对方竟威胁当天在事发现场为许家做证的证人,声称:你们写的证词我在派出所都亲眼看见了,你们以后给我小心点!2009年4月30日,许德涛“已致轻伤”的鉴定结果终于被送达孟津县城关派出所一大早,许德录就到该所去见所长牛益群真是真人不露面,露面不真人一进牛所长的办公室,许德录就看到孟津县检察院检查科的谢科长正和牛所长在窃窃私语,密谋事情许很尴尬,正欲退出,被牛所长一把拉到办公室的套屋里牛很关切地对许说:“你不要误会,你弟的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我们正在商量给你们赔偿的事情”许信以为真,感激不尽,随后出门到二楼楼梯处等候大约过了十多分钟,谢科长出了牛所长的办公室,在楼梯拐角处与许碰个正着看到许德录,谢科长神情有点不自然,自我寒暄道:“我是来办别的事,顺路拐到这儿的”“啥都别说了,咱们心里都明白!”想想近一个月来自己家里的变故和遭遇,许德录难抑心中悲愤,接着说,“老弟,我父亲和你父、和你叔都认识,我内弟也和你是朋友,我们两家转圈儿还有老亲戚,何必把事办得这么绝呢”谢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老半天才嗫喏道:“哎吆,以前还真不知道这层关系,看许月先把这事儿弄的,是这,以后咱抽时间碰个面,坐下来把这事儿好好说说!”许德录回到家,左等没有消息,右等没有消息,心焦如焚直到5月25日下午,他再也等不下去了,就跑到城关派出所问牛所长事情怎么处理牛所长说:“就是准备通知你们明天来说事,不过你弟和你儿子也必须到场”许很纳闷,不知道派出所非要其儿子到场来做什么,但为了促使事情赶快解决,他还是让儿子给单位请了假第二天,牛所长并未露面,给他们调解的是一姓李的副所长双方到齐后,李所长说,你们最好是协商解决远亲不如近邻,考虑到和孔家多年的交情,许家提出2万元的医药、误工、精神等赔偿费,但没想到孔家也以人受伤住院为由向许家索要3万元的赔偿费!调解不告而终最后李所长说“你们调解不成,双方都要处理!”随即做出了对孔新春进行刑拘,对许德录、许德涛治安拘留15天,对许德录之子许光辉治安拘留10天的决定许德录当即气得差点背过气去,从来都是打人者犯法该受惩处,哪有受害人也要锒铛入狱的道理!最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当天儿子下班后到达事发现场,冲突早已平息,为什么安分守己的儿子也被卷入其中被拘留许不服,质问李所长,李所长说:“你有什么问题,等住够15天以后再申请复议吧!”就这样,在毫不知情、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许家唯一能顶事的三个男人全部被关了进去许德录悔恨交加:“你们这哪里是来给我们调解说理呀,分明是画个圈儿让我们爷仨往里跳啊!” 七旬老太无辜遭荼毒 入室行凶者至今逍遥法外                     狼狈为奸者法力无边  是谁在为行凶者撑腰做主许家三个男人锒铛入狱,愁坏了家里的三个老人,他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整天以泪洗面,苦盼青天! 然而青天没有盼来,又一场灾难接踵降临许家扫平了许家三个能理事的男人,觊觎许家老宅宝地的开发商早已是蠢蠢欲动,摩拳擦掌!就在许家三个男人被关进去的第三天(即2009年5月28号),家住城关镇九泉村的69岁老太太李素芳去看望家里连遭不幸的妹妹李建华(许东安老伴)吃过午饭后,许东安有事上街,两个老太太躺下歇息睡梦中,屋里突然闯进一伙暴徒,为首的正是村民许月先他不分青红皂白,从被窝里揪住正在熟睡的李素芳老人的头发,一把把她从床上甩到了地上,李素芳老人当即昏死过去!一顿拳打脚踢后,这帮暴徒才发现打错了人,立马又从另一张床上揪下李建华老人,一连甩了十几个耳光,李建华老人当即被吓得尿了一裤子,失去了知觉!“你们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别他妈活得不耐烦!”一顿暴打之后,这帮行凶者扬长而去等亲戚朋友闻讯赶来,两位老太太已是不省人事,被送往医院急救!许家人报案至城关派出所,派出所竟以110已出警为由不予受理!从拘留所刚刚出来的许光辉也难逃报复6月初的一天上午,孔新春其妻带领其儿子到许的单位寻衅滋事正巧许光辉到县邮政局办事,孔家母子只得悻悻而归在邮政局门口,刚办完事的许光辉正欲骑车离开,被返回的孔家母子撞见,许见势不妙骑车就逃,孔家母子追上前将车掀倒在地,对许大打出手,许急忙掏出手机报警,被孔家母子夺走狠狠摔在地上20分钟后110赶到,许已被好心的路人送到医院,闹完事的孔家母子并未离去,当着众多目击证人竟然恶人先告状,一口咬定是许骑车撞了他们!随后许光辉被城关派出所传去写报案材料,许写完材料后,问办案的副所长这起案件谁处理该名副所长说:“领导交代,这个案件谁也不处理!”而后要求许在110出警现场材料上签字,许说:“明明是他们在大街上行凶打人,你们却写成是我骑车撞人,这个案件你们不处理我不能签字!”该副所长威逼道:“今天你不签字就别想离开这儿!”已被无辜拘留过的许光辉害怕再次被强制拘留,迫不得已在出警材料上签了字出了派出所的门,生性面善腼腆的许光辉痛哭失声:“这世上还有没有个说理的地方了!这派出所也难道成了恶人和有权有势人的衙门了吗我被摔坏的电动车和手机谁来赔我挨的打只能自认倒霉吗!”这真是:“天下衙门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许光辉深刻的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在拘留所,闻知家人再次遭此毒手,许德录弟兄俩捶胸顿足,悲愤交加!光天化日之下,为何暴徒如此张狂,入室行凶大街上公然打人!国法何在天理难容!可身陷牢笼,干急又有什么用呢由于情绪激动,许德录半夜犯病,而后被送往医院急救经诊断,许患有心脏病、急性哮喘病和血压高等多种病症,需要住院治疗许委托拘留所将诊断证明送往城关派出所,请求提前释放,得到的答复却是“你提前出来我们没法儿向对方交待”!许在拘留所强忍病痛和悲痛,终于熬过了15天,出来后才得知,打人致其弟轻伤的孔新春仅被刑拘7天即被释放,许德录请求城关派出所严惩凶手,得到的答复却是“我们将此案报县检察院,检察院不批,我们只有刑拘7天的权限!”闻听此语,许德录有苦难言,心如死灰:是啊,是啊,公安局怎么会不放人呢检察院怎么会批呢这帮暴徒怎么不会张狂施暴呢其实他早该明白,想要开发这块宝地的是何许人也呀!一个是在检察院手握大权、左右逢源、密织关系网的政法干警,其父又曾是某县公安局局长,可谓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一个是和县公安局某副局长是老呛(即认干亲),跺跺脚地就震三震的村中一霸!“这次拆房不成,下次就用推土机推到,不管他里边住的人是死是活!”回到家,听着开发商恶狠狠地“最后通牒”,许家人又一次不寒而栗了!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祖上的基业被人霸占吗难道打人行凶者就可以永远逍遥法外吗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在当前法制和谐的新社会,许德录不信黑恶势力如此猖狂就没有个说理的地方,他坚信朗朗乾坤,邪不压正!他暗下决心:“就是卖房子卖地我也要讨个说法!!两个多月来,许德录不断到市县信访部门、政法部门上访,要求严惩暴打其弟和两位老太太的凶手;同时要求保护其合法房产权益,赔偿其受到的损失!然而孟津县有关部门领导你推我,我推你,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如今,许家人每天生活在忐忑不安和极度惊恐中,许德录说:“不知以后还有多大的灾难要降临我家,现在我们全家性命难保,房子随时都会被推塌,我们到哪里活命啊!”广大网友,如果你是有良知、有正义感的公民,请举起你赞同的双手,顶顶顶!为受欺负的老百姓喊冤,为淳朴善良的弱者助威!让我们一起呐喊:严惩凶手!还民公道!保护许家生命财产的安全!!!(受害人许德录电话:13838897389) 枪手真能写,居然把黑的说成白的明明霸占房管局的公房不还,居然说是自家的房明明挑衅别人,居然说是挨打许家和枪手居然无耻到这种地步 作者感言:写完文章,我的心久久难以平静孟津是革命老区,孟津人民淳朴善良遥想当年,这里的人老乡曾把自己赖以糊口的一点点粮食送给抗日的队伍,这里的大嫂用自己的奶水哺育了八路军、解放军战士,这里的大爷曾用小车推着革命前进,这里的大娘曾把自己仅有的一件棉衣披在地下女交通员的身上……这一切都是为了推翻一个政府建立一个政府,终于,我们有了自己的政府然而,就在今天,孟津县一些代表政府的官员却操纵黑恶势力欺压良善,横行霸道,公安机关与这些黑心官员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为虎作伥据当事人反映,他把情况向县长和县委书记反映后,两位父母官均作了批示,但下边的一些官员根本不把领导的批示当作一回事明明受害人手中持有房产手续,而房管部门却向领导反映说受害人所住的房屋是县房管局的走投无路的许德录痛哭失声地说:“孟津县究竟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 楼主“黄河中游”一定和殴打许家老人的歹徒是一伙的太无耻了! [s:49] 关于房子究竟是许家的还是房管局的,处理起来太简单了——让许家和县房管局各自出示自己的证据就行了怕的就是县里领导只听房管局一面之词,不给受害人一个平等对话的机会县委书记应该亲自过问此事,给许家、也给网民一个交代 许家人太可怜了,建议楼主将此文发到人民网和新华网、新浪网、凤凰网、天涯社区上,那里的声音会传播得更远,让正义的网民一起来声讨邪恶;本人不相信这些无耻之徒在孟津县能一手遮天!听说新上任的县委书记和县长为人都很正派 孟津县公安局长宋延海是个很正派的老警察呀,应该好好管管手下人城关派出所怎敢明火执仗的给歹徒帮忙形象急坏![s:114] [s:97] [s:114] 好好管管手下人 真的假的,孟津城关有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