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锦鑫矿业法定代表人滥用权利看栾川投资环境

2019-05-09 03:04:00

从锦鑫矿业法定代表人权利滥用看栾川投资环境 ———江苏荣汇投资有限公司栾川投资纪实 “栾川的山美水美人可美江苏荣汇投资以后就后悔”这是栾川锦鑫矿业有限公司控股股东江苏荣汇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渊不止一次说过的话,昭示了他到栾川县辛酸的投资历程 栾川锦鑫矿业有限公司是洛阳市栾川县一选钼企业,其控股股东(母公司)是江苏荣汇投资有限公司(持有锦鑫矿业51%的股份),另一股东是栾川县陶湾镇焦树洼村副书记张留军(持有锦鑫矿业49%的股份)起初,出于对张留军的信任,江苏荣汇任命张留军为栾川锦鑫矿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 2006年,经徐州朋友介绍江苏荣汇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渊一行数人到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考察项目准备投资,直觉告诉他,近几年,只要国际形势稳定,没有意外事件发生,钼铁行情不会有太大的起伏,前景看好,几次往返后决定在栾川投资 当时的张留军有一个日处理矿石150吨选厂,因其资金极端匮乏无法维持正常生产而承包给徐州人,但因规模过小面临被关闭、拆除的危险(当时栾川县规定凡500吨以下的选矿企业一律强行拆除,不得生产),张留军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寻找投资人扩大生产规模,以免受选厂被拆除带来的巨大损失后来经朋友介绍陈渊一行和张留军等人见面磋商合资事宜,张留军为了能得到援助,把自己说得一身正气,对江苏荣汇一行殷勤有加,双方于2007年2月9日签订了《出资协议》,对双方的持股比例作了明确的规定,江苏荣汇投资有限公司持有新组建企业51%的股份,张留军持有新组建企业49%的股份,新组建的新企业作为江苏荣汇投资有限公司的子公司进行管理,对将要组建的新企业管理方面的其他事宜也作了商定,并写进了《出资协议》,希望双方共同遵守、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 《出资协议》签订后,江苏荣汇陈渊一行考虑到张留军是当地人,出于对他的信任,让其出任公司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并将工商注册事宜交给张留军办理,万万没有想到张留军在2007年4月办理工商注册时,竟然违背《出资协议》的初衷,私自篡改、伪造《出资协议》和《公司章程》,隐匿真实的工商注册资料,提供其私自篡改伪造的《出资协议》和《公司章程》到栾川县工商局登记注册,把法人股东江苏荣汇投资有限公司变更为自然人股东陈渊,把公司章程的股东议事规程和董事会议事规程要求过半数表决权的篡改为三分之二表决权(张留军一直隐瞒他在工商局的注册资料,直到2008年5月双方意见严重分歧,陈渊到工商局调取注册资料时方才知道此事)此举严重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资本多数决”的立法原则,张留军进而使非控股股东的他成了栾川锦鑫矿业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张留军为自己以后的独断专行处理公司事务作了准备,严重损害了江苏荣汇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控股股东(母公司)的合法权益 《出资协议》签订后,筹建初期,江苏荣汇把公司事务交与张留军处理,这正合张留军私心由于其管理水平有限,对公司事务不会统筹安排,致使公司投产期限比预计的拖延长达半年之久,再加上他的私心,接手公司事务后,张留军安排其内弟郑建坡不仅掌管公司所有印章,还兼管公司财务、采购、内务、费用报销审批等权利于一身,张留军的管理更是凭个人喜好和个人的利益多寡决定公司事务,不去想法建立公司管理制度,规范公司运作,故意造成公司管理混乱,在管理公司事务时擅于玩弄权术,不去运用政策,当然也无公司政策可言公司一董事曾拟定一些规章制度交给他,他一看有许多条款会触及他个人的利益,一句话没说,随即将这些规章制度往抽屉里一放,自此以后再也没有提及过筹建初期,公司的基建工程都是张留军的朋友施工的,他们没有施工资质,根本没有工程施工记录,这种事关安全的工程居然都是张留军暗箱操作的,从没有按程序公开进行招标这样的管理也造成了公司许多重大决策的失误对此,江苏荣汇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栾川锦鑫矿业有限公司的母公司曾多次提议,要求规范公司运作,促进公司依法治理,并要求制定相应的管理制度,张留军为了个人的利益,居然不顾公司利益,对江苏荣汇的善意置之不理 公司筹建初期,张留军因其资金紧缺,在公司资金的使用方面更是肆意妄为,更会玩弄手腕他投入的股本大多是用其开支的发票到公司报销作为注入公司的资金,投入的货币资金很少,经常截留公司拨付施工队的工程款和应付款项,2008年初,张留军以借款付一施工队工程款为名,公司财务给他出具55万元的收据,后来只付给施工队35万元,截留20万元自用;还曾经向委托公司加工矿石的客户借款10万元,导致公司矿石加工业务一直无法和客户结算;也是2008年初,张留军居然提出公司每加工一吨矿石需拿出5元送给委托加工方发矿石的人,这样算下来,此一项一年要花去180万元,江苏荣汇考虑此举不仅仅是公司花钱的问题,还会造成公司行贿的严重问题,于是就委婉拒绝了张留军的要求,对此张留军大为恼火,公开和公司的控股股东翻脸,并在公司董事盛广辉、邱少平面前声称如果江苏荣汇不同意此事,不会让江苏荣汇从栾川带走一分钱,此事最后不了了之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公司筹建初期,张留军因其资金紧缺,在栾川融资困难,为了能让江苏荣汇提前投入更多的资金,对江苏荣汇的人员非常友好,态度谦卑,事事小心但当公司选厂初具规模,当地人也对张留军刮目相看之时,他的态度也由恭而倨,经常当众辱骂江苏荣汇派去的公司总经理盛广辉,也不把到栾川检查公司业务的江苏荣汇高管人员放在眼里,2008年初,江苏荣汇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为了规范公司动作,促进公司依法治理,到栾川后提议召开董事会,制定相关的管理制度而张留军以选厂有事,其实他在选厂和其他人员打麻将,拒不回公司主持召开董事会无奈之下,其他人员不得不到选厂开会,会上张留军对江苏荣汇提出的质疑,态度蛮横拒不给予合理的解释,还将责任推诿与别人,江苏荣汇的高管们并没计较此事却还鼓励他继续努力把工作做好张留军把江苏荣汇的宽容当作一种软弱,在其后来的处理公司事务中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时至2008年3月,早该建成的尾矿库在江苏荣汇的催促下方才提上建设日程,为了加快工程进度,江苏荣汇总经理陈渊亲临栾川督促工程建设经公司董事会决议,尾矿库工程通过栾川县建设主管部门公开向社会招标,中标单位是河南省三门峡中原黄金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公司阳光下运作势必影响张留军的个人利益,在公司工程开标、合同签订、施工企业进场施工、制造解散工程合同等事情上,张留军可谓煞费苦心此时的他已感到公司的管理已不能再让他随心所欲,工程也不能由他早已定好的施工队伍施工了,就挖空心思,制造事端来达到自已的目的和尾矿库所在地磨沟村居民勾结,不让施工队伍把施工设备进到施工现场,百般阻挠施工队伍施工 在2008年5月20日的董事会上,张留军强行要将壹级施工资质的施工企业河南省三门峡中原黄金建筑安装工程公司更换为叁级施工资质的施工企业,这种行为会严重影响公司的信誉和尾矿库的工程质量和江苏荣汇总经理陈渊的意见严重分歧,双方发生争执,张留军欲强行收购江苏荣汇股份,10分钟内张留军已拟好股份转让协议陈渊为了公司利益,5月21日上午10时提出将公司所有印章由双方共管,由双方各自委托一人管理公司印章,结束了公司由张留军单方管理的局面就在事发第二天,也就是5月22日,张留军等人扫描公司印章、伪造公司公文传真给正在尾矿库工地施工的施工企业总部,谎称“经公司研究决定”擅自解除工程施工合同,还纠集地方无赖到施工现场驱逐施工人员,引起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后来才知道),致使工程工期无限期地拖延下去,给公司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恶劣的社会影响 公司和施工方发生合同纠纷后,张留军一直隐瞒事实真像没有告诉江苏荣汇任何人,直到开庭前一天,张留军才以短信告诉锦鑫矿业总经理盛广辉要求在诉讼书上盖章,当时江苏荣汇没有一个人知道公司官司一事,要求等事情清楚以再加盖公章因为诉讼书上无公司印章,法院延期至7月8日开庭2008年6月24日上午10时,陈渊突然接到栾川县公证处人员送来的张留军6月23日写的《告知书》,声称要将公司正在使用的印章作废,重新刻制一枚,陈渊随即复函提醒张留军要从公司利益着想,三思后行,要按国家法律法规行事,切勿逞匹夫之勇,触犯国家法律同时陈渊以江苏荣汇的名义向栾川县公安局说明公司印章双方共管的真实情况并提出申请,要求公安机关阻止张留军的违法行为,栾川县公安局的工作人员也许诺陈渊,一定会阻止张留军违法私刻公司印章的行为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不仅张留军对陈渊的提醒置之不理,最终还是私刻了公司印章并使用,而且栾川县公安局也没有阻止张留军的违法行为,栾川治安大队长胡清怀居然执法犯法,打电话告诉清风刻字社给张留军刻制公司印章,为其违法行为提供便利 尽管陈渊和张留军对公司的管理存在严重分歧,从大局考虑,陈渊安排锦鑫矿业总经理盛广辉告诉张留军,开庭前公司诉状一定要加盖公司公章,张留军对此置若罔闻,特别是7月5日到7月8日,盛广辉多次和张留军联系,张留军既不接电话也不回电话,无奈之下,公司董事盛广辉、邱少平于7月8日早晨7时就到栾川法院等公司诉讼代理人,开庭前见到张留军内弟郑建坡要求在诉状上加盖公司印章,郑建坡一口回绝,后来在当天庭审时得知诉状上已加盖张留军私刻的公章至此,由于张留军等人的一意独行,江苏荣汇和张留军意见严重分歧,难以调和尽管张留军等人做了许多违法乱纪和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利益的事情,江苏荣汇还是从公司利益出发,寻求解决问题、化解矛盾的方法,陈渊后来提出江苏荣汇收购张留军的49%股份,张留军坚决不同意,陈渊又提出让张留军收购江苏荣汇51%的股份,张留军还是不同意看来张留军是真的不想让江苏荣汇带走一分钱!张留军等人的险恶用心可见一斑唉! 起初,张留军害怕被追究法律责任,他暗地里纠集他的亲朋好友和地方无赖以及陶湾镇政府官员给江苏荣汇施加压力 张留军爱人的义父陶湾磨沟村王某公然叫嚣,任何一个施工队都可以干锦鑫公司的尾矿库,唯独三门峡中原黄金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不能施工 栾川锦鑫矿业有限公司是当地招商引资企业,理应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和帮助,而陶湾镇政府在公司内部股东出现意见分歧时,不是公正及时地予以调解,而是向江苏荣汇单方施加压力对有违法乱纪行为的张留军等人不仅没有批语教肓,还和张留军串通一气共同对付外来投资商江苏荣汇投资有限公司分管工业镇长崔怀军认为张留军的违法乱纪、损害外来投资商利益的行为和栾川投资环境没关系,只是公司内部问题陶湾镇政府以给栾川锦鑫矿业有限公司寻找收购者(当时崔怀军许诺找有矿山的富川或永煤收购锦鑫矿业)为名,强迫江苏荣汇总经理陈渊与镇政府签订协议2008年10月陶湾镇政府找了上海铭远公司(没有矿山)来收购锦鑫矿业,当时的张留军完全同意,江苏荣汇考虑公司股份转让非同小可,须慎之再慎,要求先了解上海铭远公司基本情况再考虑、商谈股份转让问题,而陶湾镇政府纪书记、崔怀军、锦鑫矿业张留军等人却强迫甚至威逼锦鑫公司总经理盛广辉在他们提供的有格式条款的股份收购合同上签字,最终盛广辉拒签,以陶湾镇纪书记为首的陶湾镇政府官员和锦鑫矿业董事长张留军签署声明,把所有责任都推诿与江苏荣汇投资有限公司 为了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张留军通过以上途径未能如愿,现在又用完全歪曲事实的诉讼理由以民事诉讼的方式,请求栾川法院解散公司,想获取非法利益,他仗着栾川县法院有亲戚和朋友,对江苏荣汇施压,企图逼迫江苏荣汇就范 更让江苏荣汇总经理陈渊心寒的是栾川当地政府对张留军种种违法乱纪行为的纵容栾川锦鑫矿业有限公司是当重点招商引资企业,理应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和帮助,对张留军的违法乱纪行为给予必要的批评教育甚至法律的严惩,而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不仅视而不见,有的政府官员反而还和张留军串通一气,助长他的嚣张气焰栾川县工商局在注册登记时对张留军提供有明显虚假的材料为何不能进一步核实后再行注册呢栾川县公安局对张留军的违法行为不仅没有阻止,而且还为其提供便利,尽管在江苏荣汇的强烈要求下,收回了张留军私刻的公司印章作废,为什么不对其违法行为予以制裁呢特别是栾川县陶湾镇政府不去制止张留军的违法乱纪行为,当地基层政府不为外来投资商排忧解难,也不该助纣为虐啊,不去优化当地投资环境,如何发展地方经济 投资兴业本来是一件好事,但由于江苏荣汇子公司栾川锦鑫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留军隐匿真实情况,提供虚假注册材料,伪造公司公文,私刻公司印章等一系列别有用心的违法乱纪行为,和栾川当地政府对张留军违法乱纪行为的纵容,给江苏荣汇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也由于江苏荣汇总经理陈渊的宽容忍让,使公司蒙受了巨大损失,造成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 投资兴业也是各地政府大力鼓励、提倡的事,目的是发展当地经济,促进国民经济发展企业是国民经济的造血系统,没有企业的发展,哪有国民经济的发展,民族的兴旺发达,国家的强大 在此,希望广大网民对栾川锦鑫矿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留军滥用权利,给社会、公司和其他股东造成巨大损失,应负的法律责任,以及如何处理锦鑫矿业目前所面临的问题,各抒己见,发表高论!也请洛阳市政府官员看到此帖,引起重视,认真对待锦鑫矿业出现的非正常的问题,对锦鑫矿业法定代表人张留军的违法乱纪和严重破坏当地投资环境的行为,从严从重依法处理,支持和帮助企业发展,优化投资软环境,鼓励民间投资,吸引外部资金到洛阳投资,助推当地经济发展的步伐! 投资洛阳就是死 [s:74] 我们的企业和你们一样,被骗在陶湾投了几百万陶湾干部还能主持公道,投资政策很优厚就是当地老百姓人品太坏,几年了没有1天能正常生产当地人毁了陶湾投资环境 这么说是当地群众太坏了 小成靠智,大成靠德 张留军,你很精明---小聪明,你的精明还谈不上是智,但大成不是靠小聪明!当然你可能不懂这些,但你一定要学,否则,以后你会后悔还有你不要忘记,没有江苏荣汇你不可能有今天!不要以为有那点破厂就能富甲一方了,你太幼稚了,太可笑了!哈哈哈哈哈......可笑啊 [s:73] 可悲啊,锦鑫矿业;可怜啊,锦鑫董事长;可惜啊,江苏荣汇! [s: